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热图 > 明星写真 > 正文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大法官补位战”火药味十足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0-09-29

  在西方司法领域,常常会出现这样一个形象:一位蒙着眼睛的女神,一手拿着宝剑,一手举着天平。这个女神名叫朱蒂提亚,是古罗马的正义之神。

  本周,随着美国司法界一位德高望重的女法官的去世,围绕着谁来继承空缺的大法官职位,美国的自由派和保守派势力争论不休,“大法官补位战”的火药味十足。

  美国司法界的天平会因此而发生倾斜吗?

  当地时间9月1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大法官金斯伯格因胰腺癌引起并发症,在其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

  连日来,在最高法院门前,不分昼夜,前来缅怀金斯伯格的人络绎不绝。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大法官补位战”火药味十足

  在华尔街,象征着给予女性平等工作和晋升机会的“无畏女孩”被戴上了金斯伯格生前最爱的蕾丝项圈。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大法官补位战”火药味十足

  美国民众: 我们感觉就像失去了一位家人。回忆起多年来,我们所了解到的关于她的事迹,有纪录片也有电影。这个周末对我们来说非常伤感,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是带着孩子来到这里,重温她的事迹。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最高级别的司法机构,常设有1名首席大法官和8名大法官,根据断案风格,常被外界分为立场偏左的自由派大法官和立场偏右的保守派大法官。大法官的主要职责是对涉及宪法层面的联邦级别的重大案件进行解读和判决,而案件的判决最终由投票表决的方式完成。

  《纽约时报》评论称,在金斯伯格长达60年的法律生涯中,27年担任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作为一名自由派法官,金斯伯格为性别平等,尤其是为女性平权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大法官补位战”火药味十足

  1933年,金斯伯格出生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一户犹太移民家庭。1956年,从康奈尔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哈佛法学院。

  金斯伯格(资料):在超过500人的班级中,成为仅有的9名女性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时常会觉得自己在班级中十分显眼,当你在课堂上被点名时,你就会担心,如果自己表现不佳,你丢的不只是自己的脸也是丢全体女性的脸,你也时常因为四周向你投射来的目光,而感到浑身不自在。

  由于成绩异常优秀,金斯伯格成为了知名的学术期刊《哈佛法律评论》中唯一的女编辑。当时,金斯伯格的女儿刚出生不久,同在哈佛法学院就读的丈夫身体欠佳,时常需要人照顾。金斯伯格将学业与家庭安排的井井有条。后来的她表示,家庭不但没有成为她的拖累,反而让她从中获得了更大的动力。

  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金斯伯格惊讶的发现,整个东海岸竟然没有一家律所愿意聘用她。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大法官补位战”火药味十足

  哈佛法学院校友 米勒:两个哈佛的同学都去找了负责招聘的合伙人,对他们说,我们有一名曾在《哈佛法律评论》任职的同学。我们觉得这是一块分量十足的敲门砖,我们认为律所一定会雇佣她,但当我开始用上“她”这个代词时,那名高级合伙人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年轻人 你似乎搞不清楚状况,这间律所不雇佣女人”。

  当时的美国,正经历战后繁荣,“快乐的家庭主妇”成为当时“美国妇女”的典型形象。

  法国女权运动奠基人波伏娃注意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最后一次人口普查,18到60岁的女性中,法国42%工作,英国26.9%工作,美国只有17.7%女性工作。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大法官补位战”火药味十足

  “对大多数劳动者来说,工作是一种讨厌的徭役。工作使女人没有得到社会尊严。”——波伏娃

  尽管获得了哈佛法学院院长萨克斯的强力推荐,但仅仅因为是女性,金斯伯格随后申请最高法院书记官(clerk)的职位也以失败告终。最后,金斯伯格选择在罗格斯法学院(Rutgers Law School)教书,并开设了“性别与法律”这门新课程。金斯伯格注意到,1970年,大部分州的法律规定,雇主可以以怀孕为由合法地解雇孕妇,对女性严重不公。

  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黑人民权运动的开展,女性平权运动也风起云涌。

  1972年,金斯伯格帮助美国民权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ACLU)创办了女性维权项目。

  其中最著名的是弗朗蒂罗案(Frontiero v. Richardson)。

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除华东资讯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华东资讯网立场!

华东资讯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Top